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36集,共70集)

天盛长歌第36集剧情韶宁选定魏知做驸马凤知微自曝身份入狱

  宁齐呈上拟给韶宁鳞选的驸马人选姚场宇、魏知等人,特来请旨天盛帝定夺,辛子砚提议还有一个常忠义可以入远,天盛帝问及宁齐可知韶宁心意,宁齐称她属意魏知,辛子砚称魏知要与皇家联姻就要远离朝政太可惜,宁齐称魏知并无家世,联姻后亦可入朝为官这也不是大事,天盛帝令宁齐先探探魏知的心意,不要弄巧成拙。

  宁齐宣魏知来到府里,并让兰香院的歌妓陪同,其中有一个歌妓说魏知很像之前珠茵的一个妹妹,凤知微佯装醉酒先行告辞。宁齐见状细细向那歌妓打听了那位旧人后他心里已明白了八九分,随后他劝韶宁最好再选他人,不想那韶宁却对魏知一片痴心。宁齐便称自己晚上在兰香院宴请魏知,请韶宁同去再行定夺。

剧照

  辛子砚告诉宁奕,皇上打算利用韶宁出嫁宣常忠义进京,韶宁选中的人是魏知。宁奕听后一惊,拉着辛子砚让他快想办法,辛子砚称皇上只是想找个借口调常忠义进京,到时候再让凤知微逃离帝京就行了,宁奕却道这样凤知微就成了朝廷钦犯,他恳求辛子砚一定再想想办法。这时宁齐求见宁奕,请他帮助自己晚上请魏知到兰香院一聚。、

  晚上,宁奕约凤知微来到兰香院,二人感慨自珠茵去后,此处已物是人非,宁奕告诉她,现在有人想把他们打回原形。韶宁躲在房外偷听,宁齐很快如约前来。此时兰香院里一个客人硬拉着一位姑娘逼她还钱,凤知微替那姑娘打抱不平,反被那二人纠缠着脱不了身,幸亏宁奕出面喝斥他们才将凤知微带走。

  回府后,宁奕告诉辛子砚,他虽然不知道宁齐的居心,但看得出凤知微有危险,他称凤知微当初扮作魏知他也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,劝辛子砚改派魏知去闵海或许可以避此劫祸,辛子砚称他建议皇上派宁齐去是因为削藩必然常远不愿意,会引发争端,削弱宁齐力量,宁奕却反驳他们的削藩之策应该是防止生灵涂炭,派凤知微去会更好。

  次日,凤知微在上朝途中遇到韶宁,韶宁直截了当地问她这驸马是做还是不做,凤知微称她难以从命,任性的韶宁令人将凤知微抬起来一起去见父皇。二人在途中碰到了赫连铮,凤知微急求赫连铮救她,赫连铮却只笑着看热闹。

  天盛帝询问魏知为何不入天家,凤知微谎称她要建功立业,天盛帝问若为他破了不入朝政的规矩可以吗?韶宁称魏知如果不从,她宁愿出家。她指出魏知避女色如避虎狼,与六王兄又不清不楚,他行为不端不能在承明殿。天盛帝走下宝座,问魏知如果有心仪之人,他今日就可下旨赐婚,也让韶宁断了念想。凤知微跪请死罪,赫连铮忙说他愿娶韶宁公主为大妃,韶宁哭着不从。凤知微将自己是女儿身改头换面走上朝堂的事向天盛帝招供,自请死罪。她解下头上发簪,一头如瀑秀发示于众人,天盛帝震怒。这时宁奕求见,天盛帝问他魏知犯了欺君大罪该如何处治,宁奕装作惊讶,称凤知微一介女流竟答出了擢英卷,解决了盛悦边事,还是金匮要略的功臣,这样计谋双全让他情何以堪。韶宁恼羞成怒称六王兄一定早已知晓此事,请求父皇降罪,天盛帝令她退下。赫连铮称自己愿带凤知微回金狮,天盛帝暴怒,宁奕立即劝赫连铮出去。他请旨将凤知微带入邢部大牢,天盛帝允准。

  宁齐告诉宜君,这帝京的人都视他如蛮人,但他只略施小伎俩便折断了六王兄的左膀右臂,宜君称皇上器重凤知微,如果他留下了凤知微岂不是宁齐多了一个敌人。宁齐说他会帮父皇下这个决心。

  秋明璎得知此事心急如焚,宗辰称血浮屠会用自己的性命换凤知微安全,秋明璎于心不忍,宗宸称他们皆背负复国使命,劝秋明璎不必为此愧疚。

  凤知微正在牢中暗自垂泪,宁奕吹着箫进牢房探望她。宁奕埋怨她怎如此鲁莽,本来可以答应韶宁以后再谋脱身之法,现在将父皇逼进入了死角。他告诉知微,断狱律有两种脱罪手法,第一是孕妇缓决之法,他可以买通御医,称她身怀六甲,这样她就有十个月的时间可以脱身。凤知微问此计她的夫君何在,宁奕称他可以,但凤知微不同意。宁奕告诉她第二个办法,就是案件有新的物证可暂停行刑,他交给凤知微一封件,称她可拿此信作为佐证向父皇喊冤,上写他令凤知微以男儿身混入青溟,助他查实太子案。凤知微泪流满面,称如果要她以诬陷之罪构陷宁奕,她将生不如死,宁奕称他本就在这件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凤知微称做他的棋子也算还清了他的救命之恩,如今他们两不相欠,请宁奕离开。宁奕含泪称她是自己的小狸猫,猫有九条命,他不许知微死,他硬将那信塞于知微手中。

  宁齐正在陪天盛帝下棋,赫连铮在殿外闹着求见皇上,跪下大喊着求天盛帝将凤知微赐婚给自己,殿内的天盛帝笑道一个女人,楚王和赫连铮都为她求情,他让宁齐告诉赫连铮,七日后他会将凤知微斩首。

  秋明璎来到邢部大牢看望女儿,她让凤知微说出那些同僚中肯帮她脱罪的人,她去求那个人,凤知微哭着与母亲相拥而泣。秋明璎后悔当初不该带知微回到帝京,如果她不是存着那些妄想,早该逼着凤知微把官辞了。她下决心一定要救凤知微出去。凤知微喃喃自语道她只怕无人能救了,她静静地躲在母亲腿上睡着了。

  闵海常家,常远得知宁昇和贵妃的事后,伤心是自己害了她们母子。(转载自剧情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