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36集,共70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19-07-09 04:01:36

天盛长歌第28集剧情

第28集:陈绍御前翻供天盛帝不立太子

  赫连铮愿赌服输,真的将那一袋盐巴全吃了。他临走浪笑着告诉凤知微,在他们金狮,小姨也是可以娶的。

  顾衍向天盛帝复命,他已查到日落族全族覆灭再无神女,天盛帝生气普天之下竟无人能解他体内之毒,顾衍回禀他已访得大悦世外高人,希望能够有所收获。天盛帝想起与滟妃雅乐的相识,宣宁奕进宫,让他和自己说说心里话,赵渊趁机说起皇上小时候对宁奕的宠爱。宁奕问父皇,为何母妃逝去后他再不和自己亲近,天盛帝称他还不知道痛失所爱的滋味,而宁奕太像他的母妃了。

剧照

  韶宁找到凤知微,称她自那次背叛了自己就一直躲着她,凤知微解释她确为宁奕服药,也确向众臣服药,但她并不知这药中干系。她反过来埋怨自己一片真心待公主,可公主却不领情。韶宁信以为真,想着一定是宁奕在自己身边安插了内应才出此纰漏,她请求凤知微再次相助,凤知微则劝她此刻应韬光养晦,等时机成熟了再做,韶宁只好作罢。

  常远上奏折称他的腿疾犯了,需在宫外休养两个月再进京城,天盛帝生气他上次是偶感风寒,这次又是腿疾,摆明了是提醒他为自己打下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,天盛帝下令赐常远御马仪仗风光进城,大摆接风宴,同时密令金羽卫在宫中布防,下令常远若有不臣之心直接拿下。

  宁奕晚上跪拜母妃牌位,告之她十八年了自己终于可以直接和常远对峙,他下决心要把他们彻底铲除,祈母妃庇佑他达成所愿。

  常远接风宴上,宁奕姗姗来迟,他进殿即称今日来赴宴的不是楚王宁奕,而是御史台宁奕,他有本启奏,拿出林任奇上奏的常远十大罪状,称这是他从海寇陈绍身上得到的此状。宁昇笑此物件不足这证,宁奕拿出了一封信,信上有常远的引首印,上写“陈绍首领三日后老地方见,大生意”,但无落款,只有引首印,天盛帝责怪常远竟用自己赐于他的引首印用于勾结海寇,常远却称那引首印他倍加珍惜一直供奉在佛堂并未使用,却没想到被宵小拿去了。宁奕又带上人证陈绍,华盛帝质问陈绍是否认识常远,常远摊开手臂大摇大摆地走至陈绍面前,让他指认,陈绍蓦然看到常远的手腕上竟戴着他阿娘的牙骨链,他只能违心地说之前所说都是他为了保命胡言乱语骗了楚王,跪求皇上赐罪。天盛帝震怒,称他流寇匪民诬陷忠良,使闵国公名誉受损,下令立即带出去斩了,韶宇却站出来说陈绍不能杀,他一定是受人指使陷害闵国公要找出幕后之人,陈绍冷笑楚王是个蠢人,怎能相信一个杀人越货的匪寇能有良知,他跪请天盛帝赐死。这时凤知微出来说,为了闵国公和楚王殿下清白,陈绍今日杀不得,常远和宁奕都求天盛帝把陈绍交由自己处置。凤知微建议应交由不相干之人处置才公允,天盛帝于是将他交于七皇子宁齐处置。宁奕绝望地走出大殿,他万没想到铁证如山也奈何不了常远。

  次日,常远将一个小盒子交于常贵妃,称他此次进京看到皇上对常氏一族已有所忌惮,他交待贵妃小心收好这个盒子,不能打开窥看,若有一日用起,自会教她使用之法,但不可让第三人知晓,否则会酿成大祸。这时宁昇前来,三人议起立储之事,常远称此事不能心急,等他探下皇上的心思方能定夺。

  另一边的宁奕回府后借酒消愁,辛子砚前来相陪。

  次日,宜君告诉宁齐,方才在府里看到楚王见到母妃没说两句母妃就哭了,最后楚王只撂下一句话“如今物证那个香囊怕是已经被毁了,不过还有一个人证。”宁齐想到了那日射杀陈绍同伴的李才。他来到宁奕相约的郊外,果然看到李才已被宁奕抓获。但他不解宁奕既已抓了李才为何又送还给他,宁奕告诉他陈绍该不该死众人都明白,但大家看的是他宁齐怎么做,他是不畏强权怀仁天下,还是置公义于不顾,堂堂皇子屈居于常氏淫威之下,父皇和自己都会看他的选择,宁齐感谢宁奕提点,立即带陈绍与他见面。

  陈绍自责负了宁奕,长跪不起,宁奕扶他起身,安慰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陈绍感动宁奕为扳倒常远所做的一切努力,相信他定会达成所愿,而且答应他自己会好好地活着帮助宁奕。宁奕称他会给旧日故交去信,让他帮助陈绍脱困,陈绍感激拜别。

  天盛帝宣宁齐入宫,告诉他把陈绍交于他手中,只因为他不涉党争,不会落人口实,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。

  姚英为林任奇上奏追封,天盛帝下旨,特赐林任奇闵字,以慰朕心,姚相替林任奇叩谢龙恩,接着天盛帝让赵渊赐闵国公肩撵,称自己有求于他。

  吴英看着常远大摇大摆地坐着皇上的肩撵进宫,埋怨他不知天高地厚,宁奕却称他才是真正闵海的主人,皇上这是在捧杀。

  常远瑾见后长跪不起,称自己劳苦功高,还有两个妹妹为皇上诞育龙子,但却出了常海这等逆臣,他惭愧地无地自容,连赵渊扶他起身都不肯,天盛帝只好走下宝座亲自扶他起来。常远请求皇上将燕王派往虎威大营,称他愿亲自教与他御敌之术,好让他为皇上分忧。天盛帝正在思忖,凤知微按照事前交待她唱红脸的指令,跪下来说闵国公此言甚为不公,燕王是皇上的子嗣,闵国公要替皇上教导燕王,难道国公自诩胜过皇上不成?常远和宁昇急忙跪下称无不臣之心,这时宁奕和宁齐瑾见。宁奕问起方才闵国公和魏知剑拔弩张的样子,是为何事,凤知微答是几位皇子的事,宁奕一语双关地怒斥她是什么人竟敢妄议皇子之事,又说起整个天盛国谁人不知,闵海被海寇搅得终日不宁,他劝闵国公还是好好剿海寇免得晚节不保。天盛帝当众宣布三件事,第一,他颁下罪己诏,与众皇子共勉;第二,加封宁齐为魏王;第三,他决定不再册立太子,将传位诏书放于金匮中,待自己百年之后方可启封诏书,届时新帝继位。(转载自剧情吧)

同类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