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36集,共70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19-07-09 04:01:36

天盛长歌第20集剧情

第20集:宁奕将宁川就地正法天盛帝对常海处置举棋不定

  韶宁带着宁川路过承明殿逃亡时,脚下被四方射来的箭挡住了去路。宁川歇斯底里地大喊着宁奕出来,很快众将士将宁川包围,韶宁哭求宁川及早回头,待他们见到父皇后一切还有回圜的余地。宁奕称若要饶他,宁川须对着冤死的亡灵跪拜,宁川仍以谪子自居不肯低头,宁奕下令弓箭手准备,危急关头,凤知微策马带来圣旨,令宁奕务必保护韶宇公主。宁奕只好暂停行邢,韶宁护着宁川进了承明殿。

  凤知微劝宁奕不要何必赶尽杀绝,不如带宁川去面圣,皇上自会为他主持公道。宁奕告诉她三哥当年枉死时就没人网开一面,他命令兵士包围承明殿。

剧照

  殿内,宁川决绝地告诉韶宁他生来就是为了这张龙椅,今日就是死也要死在这张龙椅之上,他不顾韶宁阻拦疾步上前坐上了承明殿内那张梦寐以求的龙椅,韶宁为了却哥哥最后的心愿,泪目跪拜,宁川想像着大殿内群臣朝拜的情形,癫狂大笑自己总算坐上了皇位。

  殿外,凤知微劝宁奕如果今日这样杀了宁川,与宁川当时杀了三皇子又有何区别,她这样做是为了救宁奕,宁奕警告她胆敢阻止自己会连她一起杀掉,凤知微以皇上监军身份提醒宁奕不要她滥杀无辜,宁奕解释以韶宁的性子,今日如果饶了她,他日定会兴风作浪,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。凤知微称来日之事无法预判,她不能眼睁睁看韶宁赴死,宁奕无奈,只好让凤知微进去劝韶宁离开宁川便可饶了她。

  皇宫里,赵渊禀告华盛帝,叛臣常海与众将被顾衍悉数拿下,公主携宁川逃往皇城方向,天盛帝大怒。

  承明殿外,宁川以凤知微做人质逼宁奕兵士退下,韶宁以凤知微性命苦苦相求宁奕放过宁川,宁奕决绝地说他根本不会在意凤知微的性命,他发箭射中凤知微腿部,凤知微急忙将韶宁扑倒,宁奕立即下令万箭齐发将宁川就地正法。

  赵渊在宁川灵前自责鞭刑,称是自己失察让皇上中了毒,宁奕来后安慰他不必自责,称自己当初将宁川之物转赠给他,虽然未言明但不代表心中没有疑惑,他将古玉戒指泡于茶中要饮下,赵渊惶恐地打翻茶,跪求宁奕若心里苦用鞭子责罚自己,宁奕告诉他心里最苦的是父皇,让赵渊回去侍候父皇。

  赵渊走后,宁奕抚摸宁川灵柩,向他诉说从前自己为了自保不得不与他明争暗斗,但今后他要放弃自保,光明正大地走向朝堂,只为保天盛长治久安。

  这一夜,顾衍也在妻儿灵前祭奠,哭诉自己愧对妻儿,唯有替他们报仇才能解心头之恨,今日宁川已毙,他们母子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。

  另一边的凤知微在桥头给珠茵烧纸,告诉她今日大仇已报,来世二人还做姐妹。她泪流满面抬头时,竟看到宁奕站在自己面前开怀大笑,凤知微气他害自己成了瘸子,竟还如此取笑,宁奕毫不介意她的责骂,邀她同坐桥阶。他拿出清酒祭奠三哥,告诉他大仇已报。凤知微恳求宁奕饶韶宁一命,她知道宁奕射自己一箭就是为了救她。宁奕称凤知微若能一直保持初心,会为她感到高兴,二人眼里含泪对月饮酒。

  次日早朝殿外,众大臣为常海是杀是保意见相左,大数大臣碍于常氏一族在朝中势力主张保常海,姚英认为常海犯下谋逆大罪,当诛九罪,皇上赦免常远已是法外开恩了。

  辛子砚告诉宁奕,如今宁川一死,大臣们惶惶不可终日,急于寻求新的靠山,建议他拉拢名相,为日后谋取王位聚集实力,宁奕则认为他应该先查清母妃的冤案,因为母妃案一日得不到昭雪,父皇便一日不会相信他。而这案子最大的阻碍就是常家,所以眼下最应该肃清的是常家。辛子砚提醒他母妃案当年是皇上钦定的,因涉及内廷,曾下旨封锁此案,如果要昭雪比宁乔的案还要难上数百倍。他规劝宁奕应该忍了这一时之恨,宁奕却心意已定。

  众臣工的奏折中主张杀常海的只有胡正山和姚英两个老臣,天盛帝看了后大怒,下令许柏聊闭门思过,押常海面圣,宣宁奕进殿。

  宁奕瑾见后,天盛帝命他烹茶,笑称宁奕大事上从不上心,但在织锦烹茶这等事情上却无师自通,这点颇像他的母妃。宁奕心里一紧,天盛帝问他如果他是自己,那门外之人作何处置。宁奕答杀了一了百了,天盛帝惊道那常海也算宁奕的舅父,宁奕称父皇想饶了常海,又碍于国法难容,他可以为父皇找一个由头。(转载自剧情吧)

同类型